環保人士應支持基改食品

The Environmentalist Case In Favor Of GMO Food
2018年2月28日,《富比士》(Forbes)
作者:Omri Ben-Shahar

消費者對基因改造食品抱持極大疑慮,基改食品指的是採用基因改造農作物製成的產品。他們被告知,種植這些作物可能會對健康產生不良影響。他們被警告,跨物種的基因轉移等同對人類進行「非自然」的全球實驗。他們被引導相信,基改作物的栽種技術對環境有毀滅性的影響,因為大量使用除草劑和殺蟲劑。他們擔心作物的生物多樣性以及生活在基改作物領域的其他物種,將受到意想不到的衝擊。

我也曾擔心這些事情。我擔心環境衝擊和食品生產的誠信,但後來我決定在芝加哥大學教授一門「食品法」的課程,在做授課準備時,我閱讀了文獻,不是小冊子,而是基礎科學。我驚訝地發現,自己先前的懷疑受到嚴重誤導。自那以後,我在許多聽眾身上也目睹了同樣的「驚訝」時刻,他們意識到自己的的基改環境恐懼被證據駁斥。然而,在少數知情人士範圍之外,基改作物迫害妄想仍如火如荼。

現在,《自然》(Nature)期刊上發表的一份新報告,可望明確消除這些擔憂。 該報告彙編了先前檢測基改玉米影響的完整科學文獻,超過6,000篇(!)發表的文章,並濃縮了這些龐大研究的基本發現。報告的結論清楚明確的表達,基改作物帶來巨大的益處和很小的風險。

基改作物尤其是玉米的社會影響,吸引大量公眾和科學界的關注,原因之一就是這類作物占我們日常食物中極高的比重。幾乎所有在這個領域內的科學研究,都不斷釋放出讓人放心的訊息,但直到現在,基改作物在某些圈子中仍受到懷疑。為了說服這些心存懷疑的人,新的報告只檢查那些曾進行大型田野實驗的科學研究結果,並比較了在相同條件下生長的基改玉米和一般玉米作物。結果如下:

首先,基因改造大幅提升玉米產量。這並不奇怪:害蟲造成近三分之一的產量損失,而雜草造成另外10%的損失。基改解決了這兩種損失來源,因此若作物能抵抗害蟲或雜草,平均產量就可增加10%,若同時對這二者有抵抗力,則產量可增加25%。想像這種影響對全球的重要性:世界上用來生產食物的農地可以減少五分之一。這意味減少森林砍伐,還有溫室氣體排放量的減少,其減排量多達汽車年排放量的八分之一。真正的環保主義者應該不遺餘力的支持世界各地推動基因改造農業的政策。

其次,基改作物不僅更豐富,而且更好。在基改作物領域,受損作物平均減少60%(如果只計算最先進的基改作物,則減少84%)。玉米的營養成分都沒有減少。相反地,被發現有「黴菌毒素」的基改玉米少了三分之一,黴菌毒素是透過昆蟲攻擊被帶入農作物中的有毒化學物質。在新興國家,穀物污染的減少幅度格外顯著,這類感染所造成的疾病經常讓這些國家承擔龐大的經濟成本。

最後,人們普遍擔心基改農業使用的化學物質,會造成意想不到的環境危害。這份整合報告顯示,這種擔憂是被誤導了。生活在玉米田生態系統中的所有物種中,只有一個寄生蜂科受到負面影響。總體而言,對昆蟲生物多樣性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影響。而其他研究發現,除草劑和殺蟲劑的使用急劇減少。

報告的作者明智地選擇了謹慎的態度。他們排除了許多為基改作物的安全和品質提供更強有力支持的證據。他們沒有研究除玉米之外基改作物的巨大優勢,這些基改作物能夠產生重要的營養價值或減少傳統作物的不良影響。

這種全面而謹慎的評估,正是解決公共政策辯論所需的決定性科學。對於「非基因改造」食品,消費者不應該增添任何附加價值,也不應該同意支付任何附加價格。環保主義者應該站在倡導基改技術的最前線。然而,矛盾的是,科學界對基改作物的環境益處的一致聲明喊得愈響亮,零售市場就愈賣力推銷非基改食品。

為什麼消費者無視科學現實?部分原因歸咎於反基改的宣傳。倡議團體在傳達公共政策時,通常會宣傳科學證據的至高無上(氣候變化?槍支管制?),但他們面對基改作物堆積如山的科學證據卻是紋風不動。他們之中存在一種教條式、幾乎如同宗教狂熱般的信念:「科學怪食」(frankenfoods)是不道德的。似乎沒有任何證據可以撼動此種信念。

誤導消費者的還有那些了解基礎科學的公司所發動的投機性非基改食品宣傳活動。諷刺地,這類消費者需求的核心,在宣稱出售對環境負責的食品的菁英商店裡,是無窮盡的攜手致力於培育而非根除這些非理性和有害的恐懼。

2018-07-19T11:17:12+00:00